CSE上海游泳SPA展 | 五个维度看日本当代温泉文化

2020-11-6 10:54:17  阅读量:35 次

文章来源 | 箱根集团Hakone ,作者王艳平

文字:箱根集团首席温泉文化顾问、东北财经大学旅游学院王艳平教授

图片提供:SE图库


箱根集团Hakone

箱根集团创立于2004年,是国内外领先的温泉及康养产业集成服务商。主要提供温泉、康养、文旅、水乐园等领域投资开发与运营“全产业链服务”和“全面解决方案”。




王艳平

箱根集团首席温泉文化顾问,东北财经大学旅游学院教授。


曾赴日留学和生活多年,是日本千叶大学温泉学博士,地道的“日式温泉学”科班出身,归国后也一直从事温泉旅游相关研究并出版了《温泉旅游导论》、《 中国温泉旅游研究》、《温泉开发的策划与规划》、《旅游地理与温泉度假》等专著以及上百篇温泉旅游学术论文。


恭敬:泡皇家温泉是莫大幸福


日本的温泉文化与世界各国的温泉文化一样,与皇家文化密不可分,不同的是,日本的皇家文化是“不变的”,没有“城头变幻大王旗”。日本一方面科技十分发达,高精尖技术日新月异,在探索自然科学真理方面勇往直前,有着无限的兴趣,但在另一方面,又非常尊重传统社会所定下的身份、地位与秩序。

CSE上海游泳SPA展 温泉


几千年里,日本天皇被日本人认为是天照大神的后裔,是神的化身,没有姓氏,没有王朝更迭,普通人是做不了神的。故日本温泉的皇家文化一脉相承,就是那一家子人在做天皇,祖祖辈辈传下来,不会被其他姓氏所取代。 在有着3000多年历史的道后温泉,有一个天皇专用浴池,看似与很多国家相同,其实不然。在那里,人们永远不变地崇尚皇家文化,不会萌生“帝王将相宁有种乎”的疑问,不会产生“有朝一日”就怎样如阿Q的那种想法。因而日本人泡温泉是很享受的,那是一种“受动”,不是泡在温泉里乱说乱动,不会制造很大动静,想象泡温泉是在享受皇家生活一样,可谓诚惶诚恐,毕恭毕敬,是一种需要仔细体会的感觉。


CSE上海游泳SPA展日式温泉



假如能泡上历史上皇太子或皇妃曾泡过的某个温泉,那么对普通的日本民众而言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了。 日本社会崇尚秩序,做什么事都讲究井井有条,一丝不苟,不以事小而糊弄,泡温泉也是。洗个澡充满了仪式感,如先淋浴、再面壁、三浸泡。很讲究精工细作,追求不断创新,默默地践行着继承传统与推陈出新并存的发展战略。


无我:泡温泉是融入自然


日本有自己原生的本土宗教,既不是佛教,也不是基督教,而是一种神道教。
神道教是基于日本固有的民族宗教信仰而产生的,是崇尚自然主义的自然之教,认为万物有灵,大自然即是神,一草一木一石,哪怕是一片落叶和一阵风也是神,所有的自然现象与自然神都是相通的,因而通过汤神也就可以到达山神、天神等所有自然神的范畴。这些观念广泛存在于日本国民心中。


CSE上海游泳SPA展日本温泉


这一点不同于中国人常常将神仙拟人化,认为人是可以成仙的,有的人就自认为成仙了,就飘飘欲仙,就把对大自然的敬畏搞没了。万物有灵是存有敬畏之心的,敬畏大自然。泡温泉,敬畏者更觉得大自然的可敬,而不会觉得自己“不可一世”了,不会觉得“人和人就是不一样”,不会觉得自己高人一等,不会觉得比上不足与比下有余。


在日本的文化中,泡温泉如接受洗礼,如前所述那是一种“受”,是精神的“受”,而不是物质的“收”,不是“收取”与“取得”,不是物质与功利上的“得”。 泡温泉是一种无我状态,由入世的存在状态转为出世的存在状态,是将自我融于大自然之中,溶于生命的流水之中,是他者化自己,客观自己,宾格化自己,是矜持而理性地重新审视自己,是让自己处于一种无功利的进步态。


敬畏:泡温泉就像去教堂


人活在世,忙忙碌碌,这是指对勤劳者而言的。日本人很勤劳,日本俗语中常说“很穷很忙”,“因穷 而忙”,而闲暇是富人的事情。


 日本人很有忧患意识,很少见到“闲逛者”、“二流子”。在平日里的大街上是见不到成年男子的,几乎见不到不上班的成年男性,而只有周末才能见到陪妻子逛街的男人,平日里只能见到穿着干净的围裙骑着自行车去购物的主妇们。


CSE上海游泳SPA展日本温泉


日本人平时不仅努力,也很爱钻研,这也让日本的产品世界第一,一是质量第一,二是创新第一。但也正因为要求质量第一等,有忧患意识,就很忙,也就好像没有了“与神沟通的时间”,那么利用泡温泉的时候就是最好的与神沟通的机会了。 泡温泉一举两得,也可谓是多得,既可以清洗身体,善待自己,又能接收神的声音。一年中泡四五回温泉吧,那就是被温泉的自然神“醍醐灌顶”几次,人因此就可以保持善良与有人性了,就可以与自然同在。不然的话,一年年地为了生存而忙碌着,没时间与神沟通,不向神致敬,不修炼纯洁心地,那多可怕呀。


想象这样一种泡温泉的情形:当人裸浴地泡在温泉之中,去掉所有的人间伪装,静静地闭目养神,细听流水,与温泉汤神交流、沟通,还有汇报与“忏悔”。 日本人认为一年中至少得泡四五次温泉,第一次是在春天踏春与花见时去,第二次是在暑期中元节期间去,第三次是在秋收的季节去,第四次是在年末大年前去。 应时而泡的习惯,是尊重时间,尊重节气。在一年中的重要时间节点上,在肯定自己努力而取得结果的时候,去泡温泉以实现与自然神的沟通,就像西方人定期去教堂一样。

无限:远近高低皆可泡

笔者认为,日本温泉存在“远泉近汤,居中是园”的现象,这一分布规律很有意思。 距离最远的是天然温泉,那是位于乡间、大自然中的温泉,是距离城市很远的温泉。 距离最近的是位于城里的汤温泉,是人工温泉,也叫“钱汤”,占地规模较小。 不远不近的是在天然温泉与汤温泉之间的混合型温泉,既有自然温泉的成分,也有汤温泉的影子,占地规模不大不小,多位于城市近郊,或称“园林温泉”,如小涌园。 


CSE上海游泳SPA展别墅庭院温泉


除了远近之分,还有高低之别。 不是有“地狱温泉”说法吗?尽管这里的“地狱”是指温度,但也有向下的深不可测的方向性。日本人很注意在垂直的维度做文章,比如日本的浴缸截面占地面积小但很深。 日本人关心垂直性,除了是受国土狭小之限,还反映了一种精神。日本人善于挑战,愿意攻克科学与技术世界难题,而垂直性建设就很有挑战性。日本如今建设了多种空中温泉,比如必须坐着缆车上山泡的温泉。 低到“地狱”,高至“空中”,都暗含了前述的对大自然的敬畏之情——从上下左右不同的视角,他者化自己,矜持而理性地重新审视自己。


尊重:温泉医生与温泉病院

日本不称“医院”而称“病院”,一开始会觉得只是习惯不一样而已,但对文化进行了仔细而再仔细的琢磨之后会意识到,这背后的境界是不同的。医院,是“以医生为中心”的,是以“权力”为中心的。病院,是“以患者为中心”的,是以“自然”为中心的。把得病看作是值得敬畏的自然现象,才会出现“病院”这个词。 日本的医生是令人羡慕的职业,高收入,有知识,有教养,受到社会尊重,被称为先生,坐公交车的时候都被让座。 在日本的医疗大军之中,专门分出来了一支队伍,姑且称为“温泉医学支队”吧,其中有温泉医生,有温泉健康理疗士等。他们建设了温泉病院,说明汤治文化已经上升到专业化的阶段了。由汤治到温泉病院,隐含着对患者的尊重,对疾病与慢性病的尊重。 如今的日本已建设了很多的温泉病院,各地都有。温泉病院依托温泉资源,以温泉为平台,整合所有的生命福祉资源,包括整合“医生”与“患者”,整合“饮食”与“药物”,整合“运动”与“休息”,方方面面一起为生命福祉而同心同德。 温泉医院除了治病,还转向了愈心与心愈。愈心强调的是达到无心理疾病的结果,心愈则强调了愈的意义,强调心理得到治愈的过程。 心的疗养需要时间,也是一种乐养,不需要看医生脸色的压抑,没有不得不接受医生处方的恐惧,最终是要让人放下思想包袱。身心皆无病,那才是真正的健康。 



END